这个世界我曾来过,只是你不在

时间: 2020-10-05    阅读: 1258 次    来源:
作者:
《引子》LIC树洞文学
连,墨子都不敢相信木偶会哭。因为,再心动的木偶终究也只是一团木头。LIC树洞文学
然而,任性的鲁班还是不肯放低手中的木偶,“刚才,分明看见盖着木偶人的哪道面纱被泪水濡湿了。”LIC树洞文学
谁的眼泪在飞?鲁班惊奇的望向墨子。班门内,的确,对影无仨人......LIC树洞文学
《一》LIC树洞文学
“我相信,你刀下的木偶是有灵魂的!”墨子忽然开口。LIC树洞文学
“但有灵魂的东西,就一定有生命吗?”墨子的话仿佛又说回到先前。LIC树洞文学
没解,要说服别人相信,得先要说服自己。鲁班欲伸手去摘木偶人的面纱。答案,就在里面。LIC树洞文学
“且慢!你不是立誓,以后.....绝不让她的容貌暴露于他人跟前吗?”LIC树洞文学
乍听墨子一说,鲁班的手连忙往后畏缩,哪多余的一刀确实伤透了鲁班的心。LIC树洞文学
“我不是个伟大的木匠,我不配拥有她!”鲁班忽然责备起自己来,耳边仿佛闪过木偶人苦苦哀求的声音:“别碰我,别碰我.....”LIC树洞文学
“她没有罪,她只是美丽。过份了。”墨子说完,抢下木偶,托于掌心。LIC树洞文学
你确实看见她哭了?LIC树洞文学
《二》LIC树洞文学
砍柴归来的弟子正在门外嘻戏。年轻,总有时是调皮;有时是梦想。我们都曾经经历和追逐过。LIC树洞文学
班门,永远让人神往。因为,这里有鲁班,有鲁班刀下雕刻的灵魂。LIC树洞文学
“你们不是一直想偷窥木偶人的容貌吗?“鲁班对着跪拜的众弟子说。LIC树洞文学
“她是我生命里最完美的一件作品。完美到,美中不足!”鲁班黯然苦笑。LIC树洞文学
“是最完美的,并不是最后的.....”墨子急忙澄清。鲁班摇头,LIC树洞文学
“当我不小心划破她眉梢的哪一刻开始,划过的这一刀,便注定是我生命里最后的一刀。”LIC树洞文学
“你是说.....要金盆洗手了?”众弟子听闻,目瞪口呆。LIC树洞文学
“如果不是这一刀,我想,你也不至于爱上这个木偶人吧。”墨子忽然叹惜。LIC树洞文学
鲁班没有回答,根本不需要回答。因为,答案就是不回答。LIC树洞文学
去罢,将木偶人的面纱摘下吧!LIC树洞文学
《三》LIC树洞文学
“呀!”众弟子花容失色。LIC树洞文学
“多漂亮的木偶人啊!她的眉梢怎么被人划破了.....”LIC树洞文学
这是残忍的一刀;也是绝艳的一刀!至少,让鲁班刻骨铭心。LIC树洞文学
现在总算明白,面纱下的秘密是如此令人委婉。LIC树洞文学
“既然,她的容貌已公诸于世。哪,明天我便好带她入宫,赠回君王。”墨子说完,覆手将她的面纱盖下。LIC树洞文学
“在爱情的国度里,我比君王更自私。这是你说的。”鲁班瞧了墨子一眼。LIC树洞文学
“永远,她的容貌都是属于君王的。”墨子婉言相劝。LIC树洞文学
但她的全部,都是我刻的!LIC树洞文学
《尾声》LIC树洞文学
这个木偶的原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LIC树洞文学
你从一开始便有打听到了。没错,她是君王今生唯一宠幸的妃子。LIC树洞文学
当日,你答应君王,为这个死去的女子刻个雕塑。殊不料,到后来你竟然爱上这个木偶爱上她......LIC树洞文学
“我从来没有打算将这个木偶送给君王。”鲁班很不幽默的说,“即使我蒙受灭门之灾!”LIC树洞文学
“有听说过京城斧头帮的事没?他们专为君王卖命。”墨子问。LIC树洞文学
“略有听闻,他们喜欢用斧头劈开犯人的胸腹,看肠子流出.....”鲁班很淡定的擦拭着刻刀,然后插刀入鞘。LIC树洞文学
“但愿它永远没有出鞘的一天。LIC树洞文学
“你也想杀人?”墨子惊悚。LIC树洞文学
“哈哈”鲁班忽然大笑,“去他妈的什么斧头帮,只要有人够胆来,班门。”LIC树洞文学
弄斧!LIC树洞文学
 
非主流日志

非主流是什么?头向下低45度角,然后把相机向上,做嘟嘟嘴表情拍照片。还是把一个字拆成三个写的火星文,或者说是天天低头沉思装忧伤? 一个人长得丑,可以说他长得非主流;一个人很个性,那么他也很非主流。一时之[阅读全文]

踏破凌霄,掀翻地府! 谁人竟有如此之神通! 独一数悟空! 悟空!悟空! 轮回劫难、重生间,不过五百年尔尔。 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改判生死簿! 五百年前,孤帅战与十万天将! 赞叹曰:“人不可有傲气,...[阅读全文]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树洞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