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组诗:缘

时间: 2020-08-09    阅读: 0 次    来源:高斌宇文集
作者:高斌宇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爱情组诗:缘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缘》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神说:你所看到的都因为与你有缘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比如,一朵花,一只鸟,一片云k3E树洞文学
亦或是一棵树的影子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仔细想一想,还真是如此k3E树洞文学
曾经有一次,在35路车站k3E树洞文学
我见到一个和你一样的k3E树洞文学
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沉静k3E树洞文学
或许,她就是另外一个你,你的另外一种状态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狗日的爱情》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冬天的第一朵雪花k3E树洞文学
正好撞到你k3E树洞文学
撞到你的额头k3E树洞文学
溅落下去k3E树洞文学
偏偏落在你的鼻尖k3E树洞文学
瞬间融化成世上低一度的冷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你悄悄的说起当年的初恋k3E树洞文学
在一个多雨的夏天k3E树洞文学
无论走到哪k3E树洞文学
都有他为你撑一把透明的伞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红玫瑰的香,被你说成了——好呛人啊k3E树洞文学
至于幸福和甜蜜,也许是同一种不同的味道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后来,别人提起那个人,你总是在心里回荡一句胡话:狗日的爱情k3E树洞文学
究竟是诅咒,是仇恨,还是刻骨铭心,是娇嗔,没人猜得准确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多想见你一面》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多想见你一面k3E树洞文学
你来的时候,远远地笑着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在哪里等你都可以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或许,你还是那么忧愁k3E树洞文学
谈起往事,不如说一说未来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至于当下的好坏,全当成一个秘密k3E树洞文学
彼此不说,彼此都懂,沉默就像一弯新月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有人走进了风中》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有人走进了风中k3E树洞文学
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k3E树洞文学
我们,也从此再未谋面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说起来,这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k3E树洞文学
因为失去美好的东西k3E树洞文学
总会让人心伤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们彼此挥手,就在35路车的站k3E树洞文学
说完了再见,有人就从此走进了风中k3E树洞文学
后来的故事,我不讲是谁都懂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红尘的地摊》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走过的路过的k3E树洞文学
南来的北往的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卖的是k3E树洞文学
风里的沧桑梦里的情话k3E树洞文学
我卖的是k3E树洞文学
桃花的凋零怜悯的慈悲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买不买没关系k3E树洞文学
过来瞧一瞧,过来看一看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那个地摊的女老板》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她卖的是三生有幸k3E树洞文学
要的价是白头偕老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他说k3E树洞文学
如果他是她的那个梦中人k3E树洞文学
他愿意赔上三生三世的痴迷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口红》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以前农村的女人都不化妆k3E树洞文学
也不涂口红k3E树洞文学
她们觉得那样太害臊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有个女人偏偏学电视里的k3E树洞文学
买了一支几块钱的口红k3E树洞文学
出门涂了涂,立刻就被全村人k3E树洞文学
形容为:吃了带血的生肉k3E树洞文学
还有更难听的话,都是些骂人话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现在的农村女人都用上了口红k3E树洞文学
那种羞臊感一下子就没了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是的,她们是新一代的农村妇女k3E树洞文学
与之而来的,有创业有奋斗k3E树洞文学
也有离婚、卖淫、自私和爱钱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地名》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总是害怕谈起一个地名k3E树洞文学
似乎谈起它就让人感到羞愧k3E树洞文学
似乎它就是落后愚昧和不文明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于是,我给自己虚拟了一个远方k3E树洞文学
似乎那里就是故乡就是归宿k3E树洞文学
似乎只有那里才能让人心安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有人说:不安分于安身之地的人内心总有一段难以启齿的羞愧k3E树洞文学
我只能说:谁没有难以启齿的柔弱,谁就不是人,换句话说,谁没有黑污的故事,谁没有龌龊的经历,要么是因为还尚年青,要么是因为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有一个破碎的灵魂》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每个人都喜欢完整k3E树洞文学
虚伪,假话,装k3E树洞文学
其目的就是为了说自己是完整的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有一个破碎的灵魂k3E树洞文学
它源于我破碎的生活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如果你问我:何谓岁月k3E树洞文学
岁月是玻璃渣子k3E树洞文学
它们埋洒在要经过的每一条路上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假如用真实进行叙述k3E树洞文学
短暂或是漫长都无法避免羞愧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看镜子》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个衰老丑陋的自己k3E树洞文学
我真恨不得一拳捣过去,但是我没有使用拳头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因为我还尚有些理智,那样的话k3E树洞文学
只不过是玻璃碎裂和手上流血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回头,我再看看自己k3E树洞文学
顿时,我觉得自己可怜可笑,甚至有些神经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不过,仔细想想k3E树洞文学
这几十年能一直陪着自己的k3E树洞文学
就是他,就是这个可怜可笑的人啊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我们》k3E树洞文学
作者:高斌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从陌生到熟悉k3E树洞文学
我们一路走来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在看得见彼此的地方k3E树洞文学
我们热情过也冷漠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当风再一次吹起k3E树洞文学
欢笑比哭泣更动人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从熟悉到陌生k3E树洞文学
我们一路走去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在看不见彼此的地方k3E树洞文学
我们思念过也忏悔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当风最后一次吹起k3E树洞文学
哭泣比欢笑更动人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作者简介:高斌宇,男,汉族,生于山西省阳泉农村,祖籍山东省德州,少时随父母栖居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现定居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农民工作者,文学学士,法学硕士,现北上广文学社社长,关雎文学创作中心执行总编,曾任枣阳市青少年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多家杂志签约作家,多家网站编辑,笔名陌上春草、陌上花开、陌上春雪、蒿子、小河、笑笑等,当过商场保安,干过推销员,做过废品回收工,长于诗歌散文和小说,创作诗歌上万首,小说三部,散文数百篇,另有笑话剧本等作品。各类杂志书刊网络等发表发布一千多篇章首部作品。代表作品:长篇小说《梦蝶翩翩落卿额》《21亿美金》《宇宙超深空》《汽车大战》等,诗歌《蜗牛》《情奴》《世界上最好的小说》《满头插花》等,散文《油菜花》《年衰》《白塔山》《黄河》等,笑话《四个兄弟说顾丞》《四个姐妹说顾丞》《阿怪系列》《夫妻系列》等。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文学观:人生如纸,一書而过!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k3E树洞文学
 
情感美文

佝偻着背,长满老茧的手摩擦着楼道左侧的扶手,不太麻利的脚有些瘸着瘸着。外公在我家住不够一星期便吵着嚷着要回乡下。这城市的生活,即使再繁华再便利,于外公而言都是过眼云烟,比不上乡下的一切。他还是着急着连[阅读全文]

12月24日,洋人的平安夜.接了多年前的一个同学的电话,突然很想和你聊聊. 拨通你的号码,却被掐线了,以为你要么是在开会要么就是和先前那个同学一样和一帮人在狂欢,不接就不接吧!跟大姐打了个电话,聊了很久满开心,挂了[阅读全文]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树洞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