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人

时间: 2020-07-25    阅读: 1373 次    来源:
作者:

秋瑟的时候,风还是很凉爽的。风筝也是在这个时候被放飞的,当它自信的以为自己还飞的的更高的时候,身子被狠狠的拽了一下,生疼。自由,对风筝而言,是幻想,而对于我们,是妄想。jim树洞文学

从小长辈就告诉我们,放风筝时要抓紧它,否则它就会飞走的。于是我们便狠狠的拽着它,看着它在空中跌跌飞飞,就像拽住了风筝的命运。jim树洞文学

我们沉溺在掌控的喜悦中,稍不留神手一松,风筝就飞走了,我们努力奔跑,可风筝终究飞走了,带着它的命运。jim树洞文学

经年以后,大家成长了,淡漠了关系,不久就是路人了。我总是在美好的事物失去的时候用力挽留,可是无能为力。我守护着曾经的誓言,傻傻地成了命运羁绊的风筝。无论谁用力拽一下,我的心就生疼。jim树洞文学

时光扯着我奔跑了很久,我学会了爱,也学会等待;我认识了珍惜,也记住了努力;我挖出了守护,也掘出了希望。时光教会了我很多,也拿走了很多,包括自由,包括命运。当母亲告诉自己村子里又有谁死了,谁嫁了,谁生了,我我就会闪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她,然后一点点黯淡下去。我时常在想,命运牵引着很多人,却总是没有交点,于是社会安定了,世界完美了。别人的生与死,喜与悲与自己一点都不相干。我们欣慰于我们是万灵之长,可谁也忘了在命运面前每个人都只是只风筝,只有在被狠狠得拽的生疼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自己从未自由过。jim树洞文学

我有过梦想,但最终把它拿开磨平时光的棱角了。过去的美丽,我一直记在心里,记忆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总是在想,记住了,又有什么用呢?我不明白,却将生活点点滴滴印在了脑中,挥之不去。jim树洞文学

我曾去过小时放风筝的那块平地,那时的狗尾巴草很多,骄傲地在风里摇曳着它毛茸茸的身子,现在它还在,只是比原来茂盛了很多。那儿还是一片荒芜,除了记忆。放风筝的人不多了,天,依旧好天,吹着刚能把风筝吹上天的风,暖暖的。我抬头望天,看云,仿佛飞在了天地间,一时间忘了被拉扯的线。风筝,断了不是更好。jim树洞文学

我记得小学时老师问我们长大了要做什么呢,结果全班的答案都如出一辙,当科学家。现在想想也好笑,那时的我们连科学家是什么都不知道。拒绝,可是我们太弱小了,我们甚至经不起风吹。然后我们叛逆,想改变些什么,只是除了改变自己,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们无能为力,因为在梦想的天空面前我们一无所有。jim树洞文学

我记得第一次的爱恋没想象中的那样轰轰烈烈,我们都不懂爱情,但我们都用尽了全力。我们的每一次承诺都忘了加上期限,那个离别的吻最长,最疼。谁都麻木了,然后就背对背地走了,我相信信仰,相信爱情,相信地球是圆的。jim树洞文学

我记得我第一次参加葬礼,天很晴朗,没有气氛,我哭不出来。周围的大人努力的挤着他们麻木的脸,渴望从眼眶中流出透明的液体,可他们不知道那液体什么味道。我有穿白色的衣服,带白色的头巾,我觉得自己的坚强是对亲人的尊重。jim树洞文学

我什么都记得,仿佛都是上一秒的事了,清晰而落满灰尘。jim树洞文学

我望着天空,一只风筝跌跌落落地从孩子手里飞走了,它自由了。黄昏的灿烂照得我一眼泪痕,真希望自己能像那只风筝一样,侥幸的脱逃,自由。jim树洞文学

妄想着。自己又被隐形的风筝人拽了一把,没有疼痛,它拽出了我美丽的记忆。jim树洞文学

经典散文

初晨的云雾为天空增添了丝丝阴霾的气息。无人掠过的清晨,静静的伫立在湖泊之上,静静地沉睡者,朦朦胧胧中有几丝少女的意蕴,宛若羞蕊的花朵。不忍惊醒初晨的这层面纱,我小心的缓缓地走在冷清的操场上。此刻,偌大[阅读全文]

我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单位工作。办公室主任挠了好许一阵子头,才把我安顿到大门口小丘处的一间杂间里。 “先凑合凑合,房子会有的”!主任略显毕恭的说。 杂间紧邻一棵大槐树,实际上是单位基建时的[阅读全文]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树洞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