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时,我们不哭

时间: 2020-03-08    阅读: 315 次    来源:
作者:
喧闹的机场中,我和俊荣面对面向后退去,望着彼此的脸,一遍一遍重复着“再见”,直到人群将我们彻底分开。虽然心里都很清楚再见面的机会渺茫,却还是满怀真诚地期望着,那个最先转身离去的人不是自己。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1999年,告别彼此不能忘怀的初恋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那个被高考的烽火燎烤过的夏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令人窒息。年轻的我坐在窗前,不时抬手拨弄被汗水贴在前额的碎发,心绪不宁地假装温习着功课,眼睛不时瞟向佳宁会出现的地方。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分手时,我们不哭在那个年纪开始恋爱的人,大概都懂得“无疾而终”这个词的含义,因为无法预知的未来,他们大都怯懦放弃了,就像我和佳宁。面对分离,我宁可时刻不停地对佳宁讲些无关紧要的话,不时大笑到流泪,也不愿意说出一丁点留恋的言语,我的年轻的卑微的自尊心,阻挡了挽留爱情的脚步。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夏天过尽,我和佳宁心照不宣地结束了两人最初一场炙烈却缺乏智慧的恋情,我抱着他留给我的吉他南下,他抛却一切与我有关的记忆进京,不复联络。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也是在那个考验着所有参加了高考的年轻人心志的夏天,俊荣放开了拉着女友的手,头也不回地穿过安检,投奔他X大的梦想而去。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1999年,我和俊荣,都没能从初恋的旋涡中潇洒抽身,抵达X大时有着同样风尘仆仆而又充满悲伤的脸。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2000年,遇见两个人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X大校园之美,是全国闻名的。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各社团的新生招募活动,就在南方葱郁的树木下进行,我抱着初恋战役中的惟一战利品,冲在吉他社报名队伍的最前面。负责人张弛抬头看着我扑哧一笑:“学妹,第一名已售出。”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跟张弛的第一次见面,发生在我抱着笨重的吉他,混迹在低矮拥挤的人群里,龇牙咧嘴往前推搡的时候,可那一切,似乎都并没有影响他对我的好印象,所以我在吉他社里学习的日子受到张弛的偏爱,这种偏爱,引发了张弛和俊荣之间的战争。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俊荣认为社团是大家交流的场所,不是为某些个人达成某些目的而组建的;张弛毫不让步,他说我就是喜欢沈若,你不服气就试试取代我吉他社长的位子,但要先赢了我这把吉他才行。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吉他社所有的成员都被突如其来的战事所惊吓,我也一样,不过马上大家便开始七嘴八舌甚至有些兴奋地猜测着战争的结果,有人觉得张弛的吉他已经出神入化,他必胜无疑;可也有人认为俊荣有可能成为黑马,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酷小子到底有多少料。那个时候我才知道,第一个报名参加吉他社的人,是俊荣。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2001年,寂静海滩上的双人舞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那次剑拔弩张地争执之后,张弛和俊荣两个人在平静相处中各自酝酿着暗涌。张弛对我的追求,成了吉他社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事,所有人里面,当然也包括俊荣。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从我加入吉他社开始,帅气的张弛就愿意为我跑很远的路买干拌面,愿意亲自为我谱写情歌,甚至愿意骑脚踏车带我去看海。而我,却抱着佳宁的吉他,不知道该不该走进下一场恋爱。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十二月,这座南方城市仍无寒意。谢绝了张弛陪伴的好意,我独自一人来到X大边门的海边,拎着鞋赤脚走在绵软的海滩上,仔细过滤这一年多来张弛对我种种的好,心头不禁浮现暖意。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月色中的海滩,更多了柔情蜜意,海中心的灯塔将柔和的光遥远地投射在我身上,我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隐隐地听到吉他声,那旋律痒痒地钻进耳朵,不似张弛的深情款款,却另有一种柔软的可爱,我不禁循声找去,原来是俊荣。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2002年,沙田柚熟了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我拉着俊荣的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够听见内心坚定的跳动。张弛坐在我们对面,英俊的脸上是我所陌生的颓败表情。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一字一顿,像要刻入我的心里,“祝—你—们—幸—福”。我的泪顷刻滑落,张弛,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却被我伤到骨头里。我抬手拭泪的瞬间,抖落的尽是张弛一心一意好生待我的片段,爱我的张弛,像佳宁抛却我一般被我抛却了。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和俊荣交握着的掌心,早已被汗水溽湿,冰凉一片。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之后那些有阳光的日子,有俊荣陪我度过。我们同样贪婪地对付一碗内容丰富的沙茶面,同样发疯似地喜爱冬季黄灿灿的柚子,同样酷爱登山,同样热衷下海……我跟着俊荣,像跟着身体里充当着恶魔的另一个自己,实现着原本冲撞着头脑的一个个疯狂的念头,那是实实在在活着的快乐,肆无忌惮快乐着的快乐,只属于孩童的放纵的快乐。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我和俊荣,彼此拖拽着,一路呼啸从一个顶点跑到另一个顶点,没有一刻停歇。俊荣顽劣的本性,让他忽视爱情;我负重的心,却让我近乎偏执地想念张弛。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2003年,凤凰树开满了花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X大盛产凤凰树。每年毕业生离校的时间,也是凤凰树生长得最为茂盛的时节。树叶如凤凰尾羽飘摇,向来往路人诉说别离。与现实交战败下阵来的学生情侣,都选择在凤凰树下依依惜别。这一别,恐怕真是天各一方,无法再见了吧。校园到处可见湿漉漉的脸。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俊荣牵着我的手,心无旁骛地穿梭在凤凰树密布的X大校园,忽略着近在咫尺的分别。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张弛找到我,塞给我一张写着号码的小纸条,不必看我就知道,那是我曾在心里默念了千百遍的他的手机号码。张弛不知道,俊荣不知道,甚至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个叫做沈若的女子,心里究竟爱着谁。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2004年,分开就决不回头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毕业后,张弛留在X大,我跟着俊荣,四处辗转。俊荣始终不甘安稳平淡。我的吉他在流离中遗失,他的吉他被锁在箱子里,不见天日。俊荣常拉我的手,走上各色街道,目光涣散,梦想遍寻不着,心灵千疮百孔。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我终于,拨通了烂熟于心的那个号码。接通的刹那,我听到自己用尽毕生气力所发出的铿锵的声音,张弛,你来接我回家。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2005年,我结婚,他去远方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兜了一圈,回到原地,就像当初俊荣终究没能取代张弛接管吉他社一样,俊荣也没能把我带离原来的地方。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我把手交到张弛手里,他微微用力,我便怎么也不能抽出。婚礼上,我的黑发插满百合,长长的头纱遮住了我写满回忆的脸。我的目光,穿越嘈杂的人群努力寻找落点,俊荣呢,他说过他会来。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张弛穿着好看的燕尾服,笑起来露着很迷人的小酒窝,他替我整理裙摆,为我戴上婚戒,还悄悄地,帮我拭泪。我是满心欢喜的呀,张弛,即便我不知道自己爱谁,可我总归要回到你的身边。你给了我那么深厚的怀抱,流离失所的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安身。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俊荣提着大大的旅行袋,从宴会厅门口一晃而过。门童交给满绽笑靥的我一张字条,我和张弛一道展开,俊荣的字一跃而出——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沈若别哭。祝你和张弛幸福。rtw树洞文学
刷完牙坐到桌前,他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早餐,抬头与我相视一笑,看看桌上有我喜欢的虾仁炒西兰花,乐了;喝完他妈准备好的水,喝了一勺浓香的豆浆:加了黑芝麻和蜂蜜。真羡慕他,每天有人准备好那么营养丰盛的早餐。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安静地放手突然他妈在厨房里开始发脾气骂他:大意是白养了这么个儿子,她操碎心结果竟然是这么对她,什么也不听她的,要不是看在他每日那么辛苦的份上,才不愿意管他,她要打电话让他爸别过来了,她也回东北,我们俩想在一起就在一起,以后再也不管……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长那么大,妈妈从来没这对我发过脾气。我一下子哽咽了,勺子在碗里不停地搅,看到他被骂,我心里更难受了,我碰碰他:别回声,明天我就走了,别跟她吵。厨房里的声音还不停的轰炸着,我又说:要不你今天找时间回来送我回去吧。他点点头,我放下勺子抽了张纸巾就回房间了,眼泪掉下来了,我也是有父母的人,也是个孝顺的孩子。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到阳台上,我把所有的情绪都吞回肚子里,止住了眼泪,如果我再哭个不停,他更是左右为难了。还好不会做她的儿媳妇,不然我以后准是个受气的主。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他吃完过来安慰我,叮嘱我他去公司的时间里别跟他妈吵;我淡淡地笑了笑:跟你都没啥好吵的,更别说你妈了。他真逗,我有啥立场跟他妈吵,我们已经决定安静地分手,我要求他不在我的生活圈子里出现,我从事目前工作期间,不许他与我们公司有业务往来……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以前我和闺密们都觉得: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你,家人再如何反对,他始终坚持的话,家人势必会同意。看看今早的情形,我相信他已经很努力了。况且这持久战里,我已经深深地受伤了,再也没有力气了。想起他曾经说过一句让我觉得很受伤的话:我要是能娶你,我何必拖到现在呢?现在终于释怀了。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这几天,终于体会到他工作的辛苦,没有周末,没有几次能正常下班;想想这两年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坚持一周见我两次是多么不容易了,而且每次分开他回到家都很晚了。我的手摔到当晚,他赶到医院陪我到一点多,很小心地呵护着我,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感动。当晚他回到家差不多两点了。第二天我任性地要求他下班后来看我,他生气了,说我一点不懂得体贴人;当时我还觉得委屈,现在也后悔了;明白他付出的也不比我少。我们之间从来没人提过“爱”字,现在觉得说了才是多余的。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我在整理着东西,他妈进来了:快吃饭去呢,我刚才是说我儿子的,你别往心里去,再待两天呗,反正也不急着回去。我笑笑说知道了。她吃完给老头子打电话:你不要过来了,我这就回去了……导火线:我起床后觉得腿有点凉,他儿子就给我拿来了一个小毯子,然后老太太问:怎么会腿凉呢?他儿子口气不太好:哎呀,你就别管了。天底下婆媳之战应该就是这样产生的吧:老娘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却让他来伺候你,心疼你,对老娘的口气还那么差。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看着她似乎火还未熄,我就去安慰她:让她放心,以后跟她儿子不会再联系了,让她安心养好身体,她心脑血管都有问题,不要轻易发火。她心情舒坦了,就来了一句:那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她一强调,我觉得她好狠心肠,我已经遍体鳞伤,还给我一剑。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回到房间,他来短信了,跟我道歉,担心我心情不好。我钻到被窝里哭得整个人都散了,如果是鬼魅电影,我已经哭得化为灰烬了。估计哭了一小时,伤心得不能自己,我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呼吸都不正常了,有快要休克的感觉,吓死我了,还好后来缓过来了。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哭了,也不再为他流泪了。我会在所有人面前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微笑着,把一切留给时间去抹平。习惯把悲伤藏在最深处,不让任何人触碰。所以我不习惯让朋友们安慰,她们也了解我,会默默地陪着我。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想当初他说,说不定跟你处几天,她就会喜欢上你呢。最终不管我如何会为人处事,都没法消除她心里的芥蒂:她不满意我的家庭,我的身高,这次我还给手上摔个疤……这些是我没法选择与改变的,也不想改变。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想跟他好好道别,我决定明天走;跟他妈说的时候,她似乎也觉得这样让她心里的罪恶感少些似的,看我拿书,她说:别看书了,好好休息一下。我恩了一下回房间了,估计她知道我哭了,眼睛确实疼得不能看书了。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三年的感情,放下谈何容易,我感觉自己要碎了。当初与俊分手,是清楚他不适合做为结婚对象,所以没有遗憾。而宇:是我想嫁的那种人,大大的手,很温暖,很安心。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结果……缘止于此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我说:如果有来生,我会和你互换角色,好好折磨你;可转念一想:换成我是男人,估计不忍心伤害那么善良的小女子。他把手伸过来拉勾的时候,我想的是:如果有来生,我们不要再遇见。rtw树洞文学
当susan走出那个院子的时候,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掉。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这一天早上,susan放弃了睡懒觉的机会,闹铃还没响,便起床。披上睡衣,戴上眼镜,哼着小曲儿打开了衣橱的大门。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一个文艺女青年的相亲经历她要选一件适合去参加相亲会的衣服。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这样的场合susan从未参加过,可以说,如果两年前有人跟她提起相亲,她会有些反感。虽然susan可以算得上是个美女,受过良好的教育,性格活泼,但是,她却迟迟没有遇到适合自己的男子。每每有朋友给她介绍男朋友,她总心不在焉的应付着。susan觉得,缘分是上天注定好的,人为安排的一次会面其目的性太高,与其看着对方在应酬和表演,倒不如自己回家看肥皂剧。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susan是感情细腻的人,并且一直认为自己是很温顺的女子,可是,了解她的人都认为她有个性。不管是思想还是行为,她的意识总会是前沿的。于是,这种个性令她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确实与众不同。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于是,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susan的年纪呈上升趋势逐年稳定增长,并且这个势头会一直持续下去,不管当事人是否乐意。其实,susan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年龄是个负担,她自认为自己是有头脑的女子,成熟只会给自己增添魅力值。直到一个月前的下午,她在超市遇到大学同学拉着自己五岁的女儿在购物。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当那个像洋娃娃一样的小姑娘称呼自己阿姨的时候,susan突然意识到自己老了。她甚至都能感到头发一根根的正在变白,脸上一条条皱纹正在迅速伸展开来。susan不允许自己还未经历爱情就形容枯槁,于是,她开始相亲。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出门时,susan穿了一件文艺范儿的T恤,一条亚麻长裤,就像平时的她一样。这是在她考虑再三之后的决定,以自己最真实的样子去相亲。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到了活动地点,她看到眼前的景象便觉得在相亲会上结识一个男子,易如反掌。只要自己不挑剔,没有什么难题。susan还告诉自己,不能像闺蜜小F那样对男方斤斤计较,也不能像大T一样嗲声嗲气,要有范儿,有气质。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可是,眼见大厅里的男男女女都已经成双成对,自己还孤零零的坐在角落里。susan很奇怪,她拿出镜子照了照,镜子里的自己瞪着大眼睛不知所措。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并没有异常,甚至脸色别往常还要有精神。这一刻,她想要主动出击,却觉得这样做太可笑了。于是,她选择默默的坐在角落里,看着周围的男男女女,听着笑声、音乐声、说话声灌入自己的耳朵。直到她再也忍受不了这里的一切,夺门而出。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当susan走出那栋大楼的时候,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掉。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她拿出手机拨给朋友。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电话刚一接通,她便嚎啕了起来,找不到出口的洪水终于能够有了倾泻口,那样的阵势令电话那头的朋友一惊。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susan很委屈,也很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们选择的却是那些打扮老土女人,而不瞧她一眼?难道是自己的模样太不讨喜了?她想要抱怨,电话那头的朋友能理解自己此时的心情吗?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这时的susan就像落榜的考生,千愁万绪无处诉说。rtw树洞文学
rtw树洞文学
susan挂掉电话,走在宽阔的马路上,数着脚下的石砖,一,二,三,四……
伤感故事

 遇到他那一年,是上高中吧!他从外校转学过来,第一眼看见她,便傻傻地瞅着她乐。她跟一帮同学在说笑,一转头,看见他傻子似地盯着自己,忍不住笑了:“喂,刘大伟,你看什么啊?我脸上结出大米了?”  ...[阅读全文]

从不曾喊出你的名字 对你的思念 一如江南的雨 湿漉漉的思念渗入心脏 醉了我,梦里却遇见了你.....[阅读全文]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树洞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