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衣衣

时间: 2020-03-07    阅读: 41 次    来源:
作者:
她及笈,父亲特许她可出门玩耍一天。祖母病重,他从边关回来,祖母今天特意让他出门看看。微风徐徐,碧波荡漾,人头攒动,“果真过节,好生热闹。”她蹦蹦跳跳的东望望西看看。因常年在戍边谪守,他最喜清静,无心观赏这热闹景象。缘分就是如此奇妙,他穿过热闹非凡的街道,站在杨柳树下,看着平静无波的河面,眉头紧锁,放佛在思忖什么。远远就能听到她的笑声,她提着裙摆。她的笑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看着她轻轻提起裙摆,一步一步登上阶梯,巧笑嫣然,向他徐徐走来。柳树旁的那个人,为何那么肃立飒然?那双眼里为何盛满了难过悲壮?就是这样一双眼,让她想要更进一步,提起裙摆,登上桥头,向他走去。四目相对那一刻,缘分便注定了。wA0树洞文学
wA0树洞文学
自那一天之后,她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开始很反感、抗拒这种无法控制自己想法的感觉。殊不知,当不在刻意挥去她的身影时,他的嘴角总是微微上扬,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缓。他也不在满足她只存于他的脑海中,经常的,他会避过所有耳目,偷偷爬上她家的墙院,看着她在杨柳树下翩翩起舞,聆听她的肆意欢笑,细心记下她的喜好。虽以为自己只是静静观赏,并无打搅她之意,却不知早已暴露了行踪。“你趴在我墙院干什么,莫不是什么无流小人。”虽言语温婉,却也有着一丝坚毅。他飞身而下,静伫在杨柳树下,躬身道:“无意冒犯,还望见谅。”起身相视时,眼底的深情毫无保留地流露。而她触及那一汪深情时,那双眼早已在上次相对时,深深镌刻于心底。波光流转,多日来深藏心底的情感,喷薄而出。他们在杨柳旁刻下相爱的誓言,如同交颈而织的鸳鸯,他在她的耳边轻唤:“恋恋。”她在他的耳边细语呢喃:“衣衣。”wA0树洞文学
wA0树洞文学
奈何,奈何,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边关城门接连失守,形势迫在眉睫。他生于将门,且长年戍守边关,如若不是,祖母病重。他从未想过他会喜欢上别人,还念念不忘。她知晓保卫国家是他生来就有的使命,是他将门之子的责任,她不会让他陷入两难境地。wA0树洞文学
wA0树洞文学
秋风飒飒,杨柳依依。十里长亭,他和她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他的责任她懂,她的识体他心疼,却又无可奈何。他们在杨柳的见证下,许下相守的承诺。wA0树洞文学
wA0树洞文学
远去的日子,如同流逝的水。边关:他去时,战火如荼,死伤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因常年守卫边关,他对于这一切都是熟悉的,有感情的,他不忍看看百姓无家可归,不忍冲破天际的嚎啕。奋起直追,不辞辛劳,接连大捷。可战争总是残酷,最后一战时,加上连日来的辛劳,一时不察,竟受到致命一击。他写信给她,却从不告诉她,他自己的境况。wA0树洞文学
wA0树洞文学
临安:自分别之后,她每天最雀跃的是收他的书信,每次看完之后,她的眉头却解不开。她回信时总是写到:你我分别多日,我只想知道你是否受伤,你是否……但我每天都在想你,想着关于你的一切。你自己一切要小心,安危最重要,等你胜利归来后,我把自己学到的菜系,都一一做给你吃。边关大捷的消息传来,也就意味着他不久之后就会班师回朝。那一天,她早早的在临安街道等候他的归来,可等来的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却是日薄西天的模样。那些人告诉她,他因最后一战,一时不妨,伤到要害,而边关荒蛮之地,急药不可寻,又急着想尽快结束这场战役,因此伤重加深,大夫本说命不久矣,可他硬生生的挺过这绵延繁长的回乡路。她知道,他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难受痛苦,他为什么要留着最后一口气回来,她都知道。这是她第一次踏入他的房间,也是她最后一次踏入这个房间。她静静的看着床榻上的他,见到他时,她已哭不出。他知道她来了,他睁开眼,亦静静望着她,眼底的深情亦如当初。她弯下腰抱着他,在他耳边柔声,“我想在听你叫我一次恋恋,衣衣。”说完,她眼里的泪水滚落而出。他亦如当初,带着浅浅笑意,在她耳边轻唤,“恋恋。”说完,他用尽全身力气回抱她,闭上眼,都带着笑离去。wA0树洞文学
wA0树洞文学
三千世界,浮华若梦。他她依旧是朝朝青年,回到最初相遇的地方念念恋之。wA0树洞文学
wA0树洞文学
蒍祎书
微小说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是冬天了。阿诺对于时间的定义是:一种重复有序而又无意义的存在。尽管有人向他抗议:时间是构成世界所不可缺少的一环,我们的世界因时间而存在,也因时间而变得有意义。阿诺对此不以为然。[阅读全文]

小灰兔准备表白的时候,特别的紧张,他说,给你10秒钟考虑,我要亲你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闭上眼睛,如果不愿意,那就算了,你闭上眼睛,我会偷偷的溜走,因为我不想让你看见我被拒绝后狼狈的样子。 小灰兔慢慢[阅读全文]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树洞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